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轻狂白痴九小姐 > 心儿新文:嫡女重生之腹黑医妃 首推求收

心儿新文:嫡女重生之腹黑医妃 首推求收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当初因着顾瑾澜中毒险些身亡,就连御医都束手无策;只因顾瑾澜一句话,那个人竟然将一切矛头对向能医会药的自己,双手手筋被生生挑断,再也无法拿起自己心爱的银针。直到后来,她方才明白,那……只不过是顾瑾澜自导自演的一场戏,却是生生毁了她的双手,毁了她的一切。
  
      十日了,每夜她都睁着眼睛无法入眠,生怕睡过去便发现这一切都是梦。
  
      “小姐,小姐?”
  
      直到半夏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顾瑾汐这才从愣怔中醒来,勉强扯了扯嘴角,“现在什么时辰了?”说着,就着丫鬟的手,小口小口饮了些茶,这才终于将胸口的恐悸压下,以尽量平缓的嗓音道。
  
      “未时,小姐您已经梦魇三个时辰,可是醒了。”半夏恭谨垂首,一副谦恭顺和模样,“奴婢这就去请老爷和夫人过来。”
  
      “不了,先给我梳妆吧;爹娘若见到我这模样,该担心了。”顾瑾汐轻声道,心里却仍旧翻滚着波涛。
  
      如今他们正是初回顾府,大房二房都将他们视作敌人,纵使父亲是顾老夫人最宠爱的小儿,可母子分离十余载却是早离了心;如今让他们回来,也不过是有利可图罢。
  
      半夏应声,仍旧恭和,小心翼翼将顾瑾汐搀扶到铜镜前,她却不敢抬头,铜镜,噩梦;那苍白的鬼脸,幽深无神的眸,一切都好似仍在眼前般。好久,好久她才鼓起勇气抬头,入目熟悉却稍嫌稚嫩的容颜,分明是她十二岁的模样,顿时,眼泪再次崩塌。
  
      回来了,她是真的回来了。
  
      “奴婢该死。”半夏见状顿时跪下去。
  
      “姐姐,姐姐,你终于醒了,你病了好久,都没人陪澜儿玩了。”
  
      顾瑾汐尚未来得及说话,猛的被一个人拦腰抱住;那样的冲击,险些让她没站稳。垂眸,瞧着那粉嫩的脸,微嘟的唇,晶亮漆黑的眸子,前世便是这样一副模样让自己疼爱到了骨子里;她心里翻腾着,敛去眸中的冷意和恨,大方得体地推开她,“妹妹也是大姑娘,可不兴这般没规没距;若出门让旁人瞧见,该被人笑话了。”
  
      “姐、姐。”顾瑾澜怎地也没想到她竟是如此态度,抬起头,怯生生地唤着;该死,明明以往只要她这般装乖卖巧,她都会抱着自己好好心疼一番的;这才回府几日,她就变了吗?缩在袖中的手紧握成拳,姨娘说的果然没错,嫡庶有别,庶女永远都只是庶女,她不甘心,不甘心。凭什么同样是爹的女儿,顾瑾汐就能万千宠爱,她就不能,低垂的眼睑下,一道狠戾一闪而过。
  
      顾瑾汐可顾不得她的想法,当初父亲年少得志,与母亲情投意合;奈何却不得长辈同意,父亲竟一气之下带着母亲远走,在偏远蓝城做了知县不说,还硬与母亲拜了堂、成了亲;顾家老夫人闻讯,一句“聘者妻,奔着妾”竟是妄图将母亲下堂;只碍着父母情深,生怕再次激着父亲,却是亲自赐下妾来,还放话,若是父亲不收,母亲便是死了也不准入顾家祖坟;这顾瑾澜,便是柳姨娘的女儿。
  
      以往因着母亲觉着对她们有亏欠,对柳姨娘母女多有宽待;却不想,竟是养出两个白眼狼来;若非最后顾瑾澜自己失口,她或许永远都无法知晓,顾家的灭门惨案,竟然便是那不起眼的小小姨娘勾结政敌所致;至于那个人在其中到底扮演了什么角色,总有一天她会查得一清二楚,血债总要用血才能偿还。
  
      “行了半夏你也别跪着了。”顾瑾汐语气淡淡,“去请我爹娘过来吧。”
  
      “是,奴婢这就去。”话落,半夏匆匆出去;顾瑾汐却不禁失笑,转头时,眼角不经意的划过愣怔的顾瑾澜,嘴角斜勾,笑得意味深长。
  
      顾瑾澜心头立时咯噔一声,不知为什么,她竟觉得那不经意的一眼,却好似看进了自己内心最深处一般,紧紧地抿着唇;抬头瞧着顾瑾汐,眉宇颦蹙,难道这个傻子察觉了什么?
  
      不,不可能的;那个傻子,难道病一次还真能把脑子给病好了不成。心里轻哼,视线扫过瞧着屋内的摆设,沉香榻,雪竹椅,博古架,眼底尽是赤裸裸的贪婪;却被很快掩了去。总有一天,这些都会是她的。
  
      “姐姐。”顾瑾澜心中得意,只再抬起头时,却是泪眼汪汪,“姐姐,妹妹不是故意的,呜,呜呜……澜儿只是见到姐姐太开心了……”
  
      那委屈的表情,压抑的哭泣。
  
      顾瑾汐却没有丝毫的怜惜,她双手死死地掐着手心,鲜血顺着指缝滑落也未曾察觉;曾经种种似言犹在耳,“姐姐,妹妹不是故意爱上襄王,更不是故意怀上襄王孩子的。”
  
      一双清眸充斥着血红色,她咬着牙,不让自己发出一声,滔天恨意尽在胸口,不断地蔓延,整个人身上都散发着深深寒意。
  
      往事幕幕,眼前闪过;无怪乎她顾瑾汐初回凉都便声名狼藉,无怪乎她顾瑾汐最后会一败涂地,一切早有因缘,只曾经她不曾在意过罢了。如同现在般,瞧着吧。
  
      “怎么回事?”
  
      一道带着清严的嗓音自门口响起,顾瑾汐心中冷笑,面上却不显,仍不卑不亢,温和大方地福了福身,“孙女见过祖母,祖母万福金安,福寿双全。”
  
      “嗯。”顾老夫人出生高贵,乃太长公主之女,最是看重规矩;瞧着顾瑾汐这般,面色这才好了些,“还不算太没规矩。”
  
      许是因着顾老夫人突来,顾瑾澜的哭声霎时止住;只脸上却仍旧泪迹斑斑,瞧着顾老夫人,“澜儿见过老夫人。”
  
      顾瑾汐抬头,果不其然,顾老夫人的面色顿时变得难看,手上拄着的红木雕花镶金的拐杖狠狠敲在地上,发出尖利的声响,“这到底怎么回事?”
  
      “呜,呜呜,老夫人您别怪姐姐,不关姐姐的事。”顾瑾澜低着头,眼泪却吧唧吧唧落在地上,湿润蕴散一地。
  
      顾老夫人胸口顿时憋着口气,狠狠瞪了顾瑾汐一眼,“这顾国公府可不是蓝城知府的后院,容不得你这般没规没距,肆意欺凌!”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