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诸天最强大佬 > 第一千二百九十七章 令人愕然的结果

第一千二百九十七章 令人愕然的结果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惧留孙在台上的突然举动看的不少人都是一愣,毕竟正常情况下,是不该惧留孙这个层次的存在上台的,按照惯例,阐教、截教大多是派出二代弟子较量,尽管说最后也会有一代弟子上台,但是那已经是到了论道最后,不可能一开始便上一代弟子。
  
  然而惧留孙这般突兀的登台,并且还指名道姓的要同楚毅论道,当场就让不少人看的有些目瞪口呆。
  
  楚毅之名这些时日大家早已经是耳熟能详,甚至有人还曾见过楚毅,哪怕是从其他人的言语当中,大家也都知道楚毅得通天教主看重收归门下,虽然说成为通天教主的关门弟子,然而其修为并不能说太强,毕竟就算是一些截教外门弟子的实力都要比楚毅强出不少来。
  
  惧留孙就这么直白的挑战楚毅,摆明了就是针对楚毅而来。
  
  尽管说惧留孙、楚毅也算得上是同辈中人,关键楚毅拜入截教时间实在是太短了,不过是十几年的时间而已,修为根本就没有太大的进步,而惧留孙拜入阐教无数年,一身修为早已经迈入了大罗之境,放眼天下,多多少少也算得上是一方强者了。
  
  惧留孙的举动说大了是恃强凌弱,赤果果的要打脸楚毅,即便是往小了说,那也是针对楚毅,一时之间不少人一下子精神抖擞起来。
  
  本以为这一届的三教盛会会如同以往一般没有太多的新意,一些参加过多次三教盛会的散修强者正意兴阑珊没有多少兴趣呢,结果惧留孙这一登台,立刻就给他们搞出这么大的惊喜来。
  
  对于这些散修来说,他们才不管太多呢,什么阐教、截教争锋,这些与他们距离实在是太远了,说到底,他们所关注的其实是他们能够得到什么好处。
  
  虽然说阐教、截教相争对他们来说也没有什么好处可言,至少能够让他们开一开眼界,看一看热闹,哪怕是茶余饭后也能够多一些谈资不是吗?
  
  一名道人捋着胡须眯着眼睛看着高台之上的惧留孙,再看看正奔着高台走过去的楚毅,嘴角露出几分笑意道:“这下有热闹可瞧了!”
  
  有人带着几分兴奋看着楚毅同惧留孙低声嘀咕道:“有趣,实在是太有趣了!阐教和截教这是要打起来吗!”
  
  坐在那里的孔宣则是用几分不屑的目光扫了惧留孙一眼,倒不是孔宣因为同赵公明交好的缘故便瞧不上惧留孙。
  
  实在是在孔宣看来,惧留孙挑战楚毅的举动实在是太过欺人,两者一个大罗强者,一个不入大罗之境,相互之间差距之大,根本就不足以道理计。
  
  这种情况下,惧留孙挑战楚毅,无论起因为何,至少孔宣是瞧不上惧留孙的,有本事去挑战赵公明、多宝道人这些同级别的强者啊。
  
  楚毅自是不知道惧留孙这举动引来多少人的猜测与感叹,同样也不知道孔宣这样的强者也对他生出几分同情的念头来。
  
  阐教一方,文殊、普贤几人一个个神色平静的看着惧留孙,再看楚毅的时候,虽然说神色平静无比,然而却是能够从他们眼底深处看到几分兴奋。
  
  倒是广成子、玉鼎真人、太乙真人、云中子几人皱着眉头,如果说不是因为惧留孙已经登台,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们不好有什么举动的话,恐怕这会儿广成子已经亲自登台将惧留孙给提溜下来了。
  
  不管怎么说,惧留孙这般举动结果如何切不说,至少是让他们阐教颜面丧尽,这一点广成子只看下方一众散修强者皆用一种怪异的目光看着他们阐教一方就能够猜出这些散修心中在想什么。
  
  玉鼎真人哪怕是被楚毅给抢走了弟子,但是他性子刚正无比,这会儿自是颇为不满的道:“荒唐,真是荒唐,惧留孙师弟这是疯了吗,截教那么多弟子不去挑战,竟然直奔着楚毅而去,他这真是不怕丢人啊。”
  
  太乙真人捋着胡须道:“胜了的话,我阐教会被人以为恃强凌弱,若然输了,那更是被人嘲笑实力不如人,惧留孙师弟真是魔怔了。”
  
  倒是一旁的云中子缓缓道:“说到底惧留孙师弟是嫉妒心太盛的缘故,方才做下这般蠢事。”
  
  几人目光落在云中子身上的时候,只听云中子继续道:“老师曾言几位师兄、师弟身犯杀劫,当在劫数之中走上一遭,稍有不慎便有身死道消之危,依我看,惧留孙师弟这分明就是劫气蒙蔽灵智的表现啊。”
  
  听到云中子将惧留孙的举动同劫数联系到一起,一下子就让广成子、玉鼎真人等人神色郑重起来。
  
  他们可是记得清楚,元始天尊说过他们众人身犯神仙杀劫,将会在劫数之中走上一遭,只是他们没有想到的是,劫数似乎已经悄无声息的降临,若非是云中子点出的话,他们身在其中,竟然都没有察觉。
  
  广成子深吸一口气向着云中子道:“云中子师弟不愧是老师赞誉有加的福德真仙,大功德加身,劫数不临,幸得师弟提醒,我等身在劫数之中竟不自知。”
  
  云中子目光投向高台之上的楚毅还有惧留孙二人缓缓道:“大家且看下去吧,恐怕惧留孙师弟这次很难如愿啊!””
  
  听云中子这么说,玉鼎真人捋着胡须道:“惧留孙师弟若是想要依仗修为欺压楚毅的话,只怕他很难如愿,若是楚毅他将通天师叔那件证道之宝祭出,怕是惧留孙师弟便要无功而返了。真不知道他到底有什么底气跳出来挑衅楚毅,难道他忘了青萍剑之威了吗?”
  
  广成子轻笑道:“或许惧留孙师弟有什么手段可以让他面临青萍剑不落下风呢,哪怕是能够抵挡青萍剑几个呼吸的功夫,也足够他将楚毅给镇压了。”
  
  高台之上,楚毅脚步一顿站定其上,看着惧留孙,楚毅缓缓道:“惧留孙,你既然挑战楚某,那么楚某在此,你有什么手段尽管施展出来便是,莫要等下输了,却怪我没有给你机会。”
  
  不少人闻言只觉得楚毅太过狂妄了一些,竟然敢同一尊大罗强者这般说话,像是吃定了惧留孙一样。
  
  惧留孙闻言登时面色为之一变,就如云中子所言,惧留孙显然是因为嫉妒之心而引动心魔,加之劫气侵袭,惧留孙哪里还有素日里的冷静以及清明,这会儿只觉得楚毅是那么的可恶,恨不得一巴掌下去将楚毅给拍死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